随枫--博客

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,流离之人追逐幻影!

《程序猿的爱情》

我不是诗人,所以,只能够把爱你写进程序,当作不可解的密码,作为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。我以为你是我的唯一,过了很久才发现,你不是我独占的服务器。我可以传递,却什么都不能够取回,大师说,此算法不可逆。我想析构我自己,却没有多少勇气,只能够注释掉关于你的记忆。想寻找你的信息,突然发现,你已经不在我的域。我想重载爱的定义,把你我封装在一起,在我的名字空间里,再也找不到你,爱情的管道,已经关闭。我有的,只剩下